左岸的鳥兒


我家門前,左右各有一棵垂榕,才六呎多高吧,卻一直是附近一帶鳥兒喜愛築巢的地方。

也不知道為什麼,過去多年,這些鳥兒都總愛把鳥巢築在左邊的那棵樹上。兩年前我數一數,統共竟有七、八個之多;可右邊的那棵垂榕,枝葉同樣茂盛,卻是一個鳥巢也沒有,非常奇怪。

我不知道這幫笨星鳥兒可是特別眼角高,覺得住在大門左邊,就等於住在巴黎左岸,高貴大方,名利「尊享」,無論如何,這奇怪的鳥兒選址習慣,叫我莫名其妙。

尤其因為坊間有一個說法,家宅的外牆與簷前,若有鳥兒築巢,是安全吉利的表現,象徵着穩固、安樂與幸福,而我也一直樂於相信這個風水說法。只不過,現在的情況,鳥兒憑着牠們的動物本能,集中住在我家的左邊,是什麼意思呢?

是說我家的右邊有問題,左邊比較穩固、安樂與幸福嗎?又或是說我得從此小心,避免一切與右邊有關的事物、黨派與思想?

當然,這些可能都只是杞人憂天的顧慮,但無論如何,它叫我想起一個杞人憂鳥的笑話。

笑話說,有一個交通意外的傷者,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滿身繃帶紗布,動彈不得,驚愕地問牀前的護士:

「護士小姐,我怎麼了?」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已經盡一切辦法了……」護士滿臉歉疚地說。

「我到底怎麼了?」

「先生,我恐怕你會很快便……半身不遂。」

「什麼!半身不遂!……是哪半身?」病人大吃一驚,惶恐地追問。

「右邊。」

渾身綁滿紗布和綁帶的傷者沮喪地沉默了一會,忽然抬頭,輕聲跟護士說:

「護士小姐,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先生?」

「你可以把我的鳥兒,撥往左邊去嗎?」

─啊,良禽擇木而棲,這是我聽過關於鳥兒一族最自強不息、最富「獅子山下精神」的故事。

(飛鳥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