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風流


我在廣告界孵豆芽的日子裏,我的哎喲啟蒙老師任翁,是個周伯通一般的老頑童,名副其實的博古通今,件件皆能。

任翁每天總是賴到中午才上班,啥都不幹,就坐在那聊天,嗓門大,整個辦公室都充滿他的聲音,內容卻偏又特別犯禁,婦孺皆不宜。

那時候,《明周》還在火辣辣的連載着黃霑的《不文集》,霑叔的文字本身已非常越界,但任翁對它的眉批,卻簡直無遠弗屆,總是「這種姿勢不合邏輯,那種快感層次太低」等等,公司裏的男女,盡都笑至臉紅又肚痛。

有回,他還拉了個愛搞笑的女同事一起,在辦公桌上示範,雖有衣服在身,還是「眼高手低,拳來腳往」,鬧至好端端一家4A廣告公司,笑至拆聲震天,人仰馬翻。

我最喜歡聽任翁說的掌故,從維他奶最初的「唔止汽水咁簡單」,畫龍點睛,一點而成「點止汽水咁簡單」;又從Coca Cola的中文譯名,由本來嚇死人的「蝌蝌啃蠟」,變成蔣彝教授神來之筆的「可口可樂」;接着,還說到早已退役的可樂 Slogan,「It’s the Real Thing」,以及中英俱麻麻的「認真好嘢」,說得眉飛色舞,高唱低迴。

不過,在我聽道的半年裏,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任翁所說:有時候,產品如人一樣,最重要的,還是命運,名字只能錦上添花。

「你們說,一直以來,名字譯得最差勁的產品,是什麼?」

我們你眼望我眼,一時都答不上話,但見任翁氣定神閒地說:「《勒吐精》與《柯華田》!」

「嘎……」大夥兒還未反應過來,任翁經已繼續了。

「一種給小孩子吃的奶粉,居然叫《勒吐精》,勒不特止,勒完還吐精,卻是大賣了幾十年,才把名字改過來,成為《力多精》;另一種健康飲品,給青少年補充體力,卻叫《柯華田》,飲完就屙,仲屙到華田──即係花田啦──咁燦爛,卻仍舊暢銷多年,才施施然轉名為《阿華田》,你話,係咪一命二運三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