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之死


報道說,世間不少的野生動物,都已經瀕臨絕種滅亡了,包括藏羚羊、草原斑馬、東部大猩猩、以至神秘而妖麗的彩色壁虎。

然後,還有非洲大象。

我一向喜歡大象,只覺牠有種萬獸之王的威儀,非常的壓場。有時候,政績莫論,我甚至覺得習近平的外形與氣質,便有點兒「象相」,是繼毛澤東以後,最能壓場的中共元首。

一頭大象在原野獨步的身影,已夠偉岸,要是一大羣的非洲大象,老老少少的一齊現身,便更如皇室出巡,叫萬獸臣服,就像電影《Jungle Book》裏面,羣獸膜拜象團一般。

據說,當一大羣的水牛同時奔跑時,地殼會得隆隆震動,聲音惶急,混雜如一輪密集的亂鼓,但既無方寸,亦缺宮商;相對地,當一羣大象自遠方走來,那步聲卻有一種安然的、不徐不疾的、王者氣派的高貴節奏。

我尤其喜歡那些走在族羣中間的小象,咚隆咚隆的跟着走,總讓我想起童話故事裏面的小王子,由於還未長牙,小象的嘴巴永遠似在開心地微笑,企盼着未來的一生。

然而,迎接小象的,卻未必是粉紅色的命運。

有回看紀錄片,只見一隊「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的成員,在非洲的叢林中,掩着鼻子,抵着惡臭,摸索着前行。

然後,就在臭氣熏天、中人欲嘔的叢林邊上,赫然躺着一頭象屍,巨大而淒涼地崩敗在地上,整個的頭顱給硬生生劈掉,留下一個渾圓的、直徑三、四呎的醜惡傷口。

傷口嶙峋不齊,象頭明顯給劈了好幾刀才劈斷,腦漿、血塊、氣管、爛肉糾纏在一起。大概象牙難拔,獵殺者索性先把大象槍殺,再把整個的象頭劈下帶走,回到巢穴才慢慢剝脫。

當我還在愣愣地看着這個殘暴的景象時,鏡頭逐漸升起,但見草原附近,還躺着二、三十頭遭同樣殺害的無頭象屍,似皇朝傾覆,九族同誅,只餘下一灘灘瘀黑的象血,滲進了草原的地下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