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下雨的城市


在我那如真如幻、似有還無的南極之旅中,我走在秘魯的利馬街頭,但覺眼前風光如畫、鳥語花香,好一座美麗的花園城市,叫人想談戀愛的南美洲城市。

道路兩旁,種滿了非常高大的仙人掌,在鬧市裏觸目皆是,有點莫名其妙。老實說,我還真的從未見過,在路旁種植仙人掌的城市,除了墨西哥。

正感到奇怪,我的秘魯朋友跟我說:「你知道嗎,利馬是從不下雨的。」

什麼?從不下雨?世上還有那麼一個從不下雨的城市嗎?南加州曾經這樣騙過我,此後我再也不相信這種鳥話了。

「真的嗎?利馬從不下雨?哈哈,那你知道什麼叫下雨嗎?」我失笑着問他。

「知道,當然知道,在銀幕上。」他傻乎乎的說。「但真正的雨,我一生還真的從未見過。」

從未見過下雨?都四十多歲人了,從來沒見過下雨?我呵呵呵的又笑了好一會,他才開始解釋說,利馬本來是個沙漠,政府決定在它上面建造一個城市,從附近的幾條河流,引水過來,並銳意灌溉,把它脫胎換骨,變成一座花團錦簇的城市。

真是野心浩大的工程,我還在這兒見過一個噴水池公園,愉快地七個一排並列,近百呎高的不同花式的水柱,孩子們嘻嘻哈哈的跳進水中,淋得渾身涼快,父母們開心的看着,悠閒地在旁邊曬太陽。

我想起下一站智利,那麼修長的一個國家,南邊不下雨,北邊也下吧,便溜進一家大型的百貨公司去,想買件雨衣。

這百貨公司樓高七、八層,天下萬物,盡在其中,也不知道雨衣在哪,於是跑到詢問處去,道明來意。沒料到公關小姐一聽,便忍不住噗哧一笑,我才想起,這兒是沙漠,誰會買雨衣?誰又會賣雨衣?

我笨星地離開詢問處,耳畔還聽見幾位服務員小姐在交頭接耳地失笑:「嘰里咕嚕Desert,哈哈哈哈Raincoat……」(南極行:二)

從不下雨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