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的滋味


輔導老師要我們每天閱讀報章,從而捕捉事件中人物的心理狀態及思路,留意所選用的形容詞和情緒反應等等。日常生活就是學堂。

剛好上月讀到一篇有關前特首曾蔭權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的報道:「……曾蔭權頓時面色一沉,然後緩緩走到犯人欄中央停下數秒,望向家人方向不發一言。曾太急步走向丈夫面前,此時曾蔭權俯前想向太太伸手,二人卻隔着一道玻璃,最後輕輕交談道別。曾蔭權向太太笑了一下,徐徐離開,步進羈留室……」這段文字旁邊是一幅手繪圖,角度從高而下,女的垂手挽着手袋,男的面向太太,手按玻璃,傳神極至,感動了我這位讀者,心裏即時泛起「離別苦」三個字。

我重複看了三次,看報道裏的形容,心裏響起唐滌生筆下《紫釵記》中霍小玉和李益「陽關折柳」別離的唱段。「女:不慣別離,相對斷腸無,悲茄吹徹萬里愁,繡幃獨對一燈孤。男:風雨渭城,濕遍狀元袍,相看一語欲慰難,有懷莫訴苦,忍聽聲聲泣鷓鴣。女:愁絕蘭閨婦,未敢怨征夫……」曾氏夫婦的離別之苦好像應歌詞而出。

坐牢的壓力是百分之六十三,而夫妻本為一體,妻子要承受的壓力自然也不會少。請教了情緒管理專家余德淳博士,他引用婚姻權威名著《The Power of Commitment》(作者:Scott Stanley)的其中幾點:「此際夫妻忠誠有助提升自尊。約束有助對責任回應。面對苦惱時可考慮:1. 修訂期望;2. 改變環境;3. 對失落說出悲傷。」牢獄離別之苦須藏愁絕,需在思念中不斷彼此鼓勵,留有健康身體,以待夫妻團圓。

民間有謂:夫有閒愁一千擔,妻分五百亦等閒。當特首夫人要分擔的,不單是閒愁,要和丈夫一同在公眾目光下打鞦韆,特首家庭也盡在光圈裏被擺上。下屆特首選舉尚未白熱化,但無論誰勝出,都祝福新特首一家能在福樂之神的磐石上,有滿足的心、平安愉悅。

(本欄隔期刊登)

離別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