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剩下廿四小時


早前應邀出席新加坡「名人之家」十周年晚宴,三十多人溫情洋溢的晚上,在創辦人鄭明明和楊小娟的悉心安排下,席間選播多首有意義的詩歌和流行曲,讓賓客皆聞歌唱頌,感覺好像回到校園的唱遊堂,心境也單純和年輕起來。而最有意思的是,各來賓要以《如果我剩下廿四小時》這主題輪流分享。

雖然我跟某些來賓只是初次見面,但從分享中,已可感受他們當下的心情。有位身穿白色裙子的女士說,最後的一天會好好打扮自己,猶如新娘子般美麗,等待新郎耶穌基督來迎娶。而一對恩愛夫妻說,最後一天只想和家人共度,妻子更說要在家吃丈夫親手烹調的美味炒飯,什麼地方也不想去了。也有的說會在家裏不停打電話道別;喬宏太太小金子則希望用盡最後一分一秒跟未信主的親友傳福音呢。

我自己就分享到,最近因身體發現毛病,在等候檢查報告的一段時間中,恐懼情緒不時湧現,縱使我已信主,仍未學懂萬事倚靠祂,反將未來的難處,變成現在式的憂慮。感恩當晚分享時,報告已出,是好消息,醫生只勸告我今後要多做運動。所以,我很珍惜晚宴上看到的每位新舊面孔,因為如果沒有生命,便跟這個晚宴無緣了。接着再分享,自從丈夫癌病康復後,十幾年來我倆都本着「沒有明天的婚姻」來相處,但當中卻是積極,並且充滿着十指緊扣般的愛。以上這兩個功課都教曉我珍惜自己,珍惜身邊人。

這晚宴的分享,令我想起友人的日誌,在他去美國旅途中,匆匆在中轉站的小旅館住了一個晚上,看到房間枱上一個牌,寫着「我們自出生到死,都是行在一條,由最開端至最永恆的中間路,願這些日子使你有快樂,有時間貢獻社羣和幫助你遇到的人,一切認識你的人都以你為樂。」

人生太多突然,很多時都沒有廿四小時的通告,但願每天與各人分別時,都不帶着遺憾。

(本欄隔期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