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也可種出來


藉參與有機耕種三年,增加了快樂指數12%的真實故事。

眼前這位面色紅潤,笑容可掬的長者玲姐,曾毫不避諱地在我的電台節目中,說出自己曾是個情緒病患者,當時的她不喜外出,不想與親友聯繫,甚至沒動力回應別人的提問。但現在,她除了會主動勸告同路人不需隱瞞病情外,更把抑鬱症醫好,而這一切轉變,全因參加了有機耕種活動而不藥而癒。

玲姐憶述,當自己首次走進「樂耕園」富山邨有機種植園時,恍似時光倒流,成了莘莘學子。每一次拿着自己喜愛的蔬果種子,聽着耕種專家的指導,同學互相交流心得,皆讓她十分享受,漸漸地開拓了新的生活,亦無形中把抑鬱的情緒,轉移到學習耕種上,甚至可調低抗抑鬱藥分量。

當蔬果可收成時,她定會邀請孫兒,來看她的耕種成績。只要看見孫兒摘士多啤梨的笑容,便令玲姐感到十分滿足。她說:「我會趁這機會教他要惜人、惜物,學習要有耐性地等待植物成長,成熟後才有種子可傳宗接代。」而孫兒回家後,則把這歡樂告訴父母,及後兒子放假時,也會到「樂耕園」幫助玲姐施肥澆水。現時她在家也種植蔬菜,煮麵時可叫孫兒摘下一束菜心,即摘即煮食,新鮮無比,而吃的更是暖暖親情。

記得修讀長者輔導課時,老師要我們跟一位長者詳談,從中幫助長者肯定自己曾有的貢獻,減低其沮喪感,平衡他們退休後自覺沒用的負面情緒。現在樂耕園這綠色長者計劃,正好是用作激發長者晚年如何再被栽培,使他們繼續有成績表可交,而這成績更是實實在在,可以拿在手上,吃進肚裏的無比滿足。

因着這快樂成果的分享,我不禁在想若於長者所熟悉的經典歌曲中,加入輔導元素,齊來頌唱釋去負面情緒,快樂指數不知會增加多少呢?

(本欄隔期刊登)

───────────

作者更正:

《如果我剩下24小時》一文,新加坡「名人之家」創辦人,應是鄭明明和劉小娟兩位。

快樂也可種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