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覺的「遺失」


這期讓我繼續代毛俊輝,因為他正全心投入演出《父親》,做好那遺失記憶的腦退化症父親。

說起遺失,相信人生中總有一兩次難忘的「遺失」經驗與教訓。我自己則想起少女時代當車衣女工時,因家境不富裕,要待年終出雙糧才可買新衣新鞋,而那年頭,大家也是年三十晚才會去辦年貨,仍記得在人頭湧湧的鞋店,我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坐下試鞋,正想付款時,才發現身旁手袋內的錢包早已不翼而飛,整份雙糧沒有了。恐懼「咚」一聲升上腦袋,因不知如何面對養母,唯有趕快找朋友幫忙,籌了數百元以作交代。因受過這大意的教訓,故直到現在,每逢我離開座位或車廂,都必定回頭看看有否遺漏東西。而這次遺失的恐懼,也總算帶給我一點正面影響。

最近,跟同樣修讀輔導學的同學閒談,已為人母的她,說起十二歲的兒子,早前曾在巴士上,遺失了他人生中第一個屬於自己的錢包,因為兒子沒有防盜意識,隨意把背包放在車廂地上,而被小偷有機可乘。看見孩子非常失意、眼眶含淚,作為母親的,其實很容易因此有責怪和嬲怒的情緒,幸好她先讓自己冷靜,再從容地引導孩子,回想遺失錢包的時間位置,然後向巴士公司查詢,雖然最終沒有回音,但也盡了力。她續說,換作從前,可能只懂第一時間買回同款銀包,放回零用錢及八達通,送給兒子安慰了事。但現在她懂得和孩子一起面對困難,除了教導孩子如何保護財物,更重要的是讓他輕嘗失去的感受,藉此告訴他往後的人生中,可能還有比這更嚴重的遺失事件。

聽她分享後,我也深感贊同,我們確實總在不經意或不懂珍惜之下,遺失了很多東西,甚至遺失了也不自覺。但相信最教人傷感的「遺失」,是看着自己的親人,慢慢遺失所有記憶,忘記彼此親密的關係,甚至忘記自己是誰。

(本欄隔期刊登)

不自覺的「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