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


人一生裏總有幾個人、幾件事影響你整整一生,我的中學校長林蘊道老師是個進步的青年黨員,但性格裏有一份溫情。國內政策時時在改變,那年忽然間放鬆了居民赴港限制,暑期可以申請前往香港探親,手續很簡單,只要班主任批准,校長簽名,派出所就很快放行了。我就是這樣一放放了落香港,沒有這一放,往後幾十年不知會發生什麼事,第一件事就是逃不了要當紅兵的命運,也有可能是軍隊衝入我們學校瘋狂掃射,死去二十幾個同學裏的一個,又或在更早時大飢災提早拜拜的一員。

現在人說政治入侵了學校,傻瓜,建國的人早早知道政治是由學校孕育出來的;五四催生民主革命,勤工儉學磨練出改革開放倡議者。發展至今,什麼和四字有關都要迴避,也因為學生,最最理想是學校全都為政治服務,這理念如切實進行,天下無事了。其實學生在什麼時候走向政治就是悲劇,看看文革吧,學生被政治趕出校園,變成政治鬥爭工具,又成為犯下滔天罪行之千古罪,陰謀者至今仍受舉國崇拜,無論多少甜言蜜語,幾許設想的美景良辰,絕對安全繁榮還看槍桿子。

林校長堅決忠於黨,愛於國,但堅決和忠誠並不代表無災無難到公卿,一切與她的忠誠度無關,只與她的領導有關,你被領導領導了你就是一黨,所以文革時期也逃不過被批鬥的命運,那時候一生所相信的都被擊破了,還幸捱了過去。後來校長到過香港,見過很多當年校友,向他們說:「很後悔,為什麼在可以放同學走來香港時,不多放一些同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