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關


我以前的老闆有一招絕招,希望以這絕招鎖住旗下員工,為公司盡心盡力服務。招式很簡單:勸得力員工買樓,公司替你當銀行擔保,多個部門頭頭都領受了這恩惠。我不是員工,理論上只是一個自僱人士,多謝老闆欣賞,也常耳提面命的向我施恩,只是我這個人最怕是承受了別人恩典,每一次都是哦哦地拖了下去。到最後,二十七年的賓主關係終於結束,雖說無牽無掛無欠,那份割裂感覺也不好受,倒常慶幸沒有在老闆幫助下買了樓,現在想來求一份心理上不欠的感覺是不是蠢得很呢?那時候聽老闆話買下層樓,然後再作投資,到現在一定很豐足了,因為有很多舊同事都在做這件事。

舊同事裏車房領班,分色部主管,版房老總,植字部頭頭……差不多都得到了老闆幫助每人都買了樓,當時老闆心裏篤定,估道公司運作必將暢順,每個環節必將緊扣,人人必將盡心盡力。誰道這批管理階層卻一個接一個的辭工離開,一個一個的自己設廠做老闆,一個一個的發了達,幾乎所有資金都來自那層老闆擔保買下的樓宇,變賣了換來的金錢,正合一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俗話。老闆千算萬算以為一些恩惠可以綁人一世,誰道人望高處,有能力的人怎甘心去打一世工呢?機關以為算盡,聰明人隨時可以破解,隨時可以去利用。唉,機關只能對付像我一樣的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