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上,魂銷


德航客機事故真相大白,令人想到抑鬱症之可怕,由抑鬱到自毀已經非常恐怖,一百五十個無辜的人陪死,如此行為與911恐怖分子何異?但這抑鬱炸彈卻經常地隱藏在人之中。

早期對抑鬱症患者的描述,林黛玉可說是經典了。患者多數都是聰明、敏感,也有強悍堅毅的人忽然間崩潰的,專家說:一部分人因為無法承受壓力極限,也有一部分人基因裏有脆弱的因子,也有一些是家族遺傳,抑鬱症患者一般來說最受牽連的是家人,朋友也會承受來自他的壓力。醫療抑鬱症藥物已有長足進步,但副作用仍非常大,一個和張國榮走得很近的朋友完全感受到他死前的極度痛苦,畫友黎沃文幾進幾出醫院,最終逃不過自斷命運。

香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他在發表談話時忽然間偏離了他一向講話的方法,他從來以語言藝術運用而著名,專業花園導賞大師。最近一場遊園驚夢令他一百八十度地改變了方向,從前猜不透的每一句說話變成直來直往的實話,家族中有成員和抑鬱症患者有近似的地方,長久以來內外交煎,不斷面對不斷加大的巨大壓力,無紓緩空間,無紓緩環境和時間,在鐵人都會被壓扁的環境下掙扎,他駕駛飛機,飛機上裝滿七百多萬乘客,這駕駛者可有抑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