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常


事情發生在大半年前,恆常三兩個月都會和來自香港的寫作、傳媒朋友聚一聚,口水花亂噴以慰去港幽情。曲終人散之際,敬重的朋友向我們說要入醫院割腎,過了幾天料已進入穩定狀態,打算去探望他,誰知他的電話、他太太的電話全部無人接聽,四處找熟悉他的朋友打聽,答案都是和自己得到的一樣。最終,從間接得到的信息,知道他割腎時化膿的腎臟穿了,膿隨血管走到心臟,走到肝,走到肺。在切除肝膽手術時醫生又不小心弄傷胰臟,肺又發了炎,心臟血管要清理,足足三個月時間住在深切治療病房,人在半昏迷狀態,這期間我們一直打他家裏電話,打他手機都是無人接聽,到兩個多月前試試打他的手機碰碰運氣,竟然聽到他太太「喂」的一聲回聲,終於聯絡上了。一問之下可還安好,人已甦醒了,他未能進食,知道他已跨出最難過的幾個關口,當然飛到去探望他,心、肝、脾、肺、腎都捱過刀的八十歲身體倒還硬朗,面色紅潤眼有神光,只是平日氣貫丹田的美聲變成僅可聽聞的細語,她太太說這幾個月真個驚到鼻哥窿都冇肉,現在才稍稍放下心來。

無常,任何時間都會來,不關乎財富,不關乎修養,不關乎社會地位,不關乎你多小心謹慎。朋友的下一代有財富豐足的,有名動遐邇的,自己是虔誠的信徒,熱心公益,誠心待人,作息正常,熱愛運動,不煙不酒,可是當要選你的時候,就是你了。願朋友以一生的修行挺過無情的厄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