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齒難忘


小時候媽媽說我吃東西時牙齒磨磨,好像伯爺公般食。沒辦法,先天不足,從來就沒有一副強壯的顎骨,大年初二急急到牙醫處急救牙齒,已經有兩隻牙齒脫落了,另外一隻開始有了鬆動。主診的專家說,良好的牙齒可以用一生一世,不過你的牙已嚴重腐蝕,只有盡量打救。我說:「我每天刷兩次牙,半年到醫生處洗牙,又沒有蛀牙,為什麼會搞成咁?」專家卻說你有蛀牙反而好一點,有百分之二十的人先天性帶有一種腐蝕牙骨的細菌,就是你口腔裏的細菌,就像船底的蠔殼附在你的牙骨上侵蝕你的牙齒和牙骨,它會藏在牙肉的深處,一般刷牙很難刷得到,要定期由專業人士處理。嘩,哪裏會知道,只道七老八十的人甩卻大牙是正常的事,有幾個人會兩三個月拿棚牙齒去俾人挖,俾人刮,俾人撬?回想這一口牙齒能用到今時今日已經是托賴,真要多得一個人。從小就好勇鬥狠,打架當食生菜,都是拜文學名著《三國》、《水滸》、《西遊記》、《七俠五義》、街邊小人書之薰陶,崇尚勇武,俠義,抱打不平。就是奇怪只是打人多,被人打的少,年青時常蠢蠢欲動想去打拳擊,就是有幸聽了李錦坤的一句話,打消了這愚蠢的念頭。那時候李錦坤在石板街經營一家叫「半價館」專賣近代古董的古董店,有空經過都會去串串門子,他是第一個香港人在日本打至四段級別的「剛柔流」高手。我跟他說很想打拳,他第一反應就是說:「最好不要打,你看我打到空手道四段,好像很有光采,其實我全棚牙都俾人打到鬆晒,唔係好過癮。」嘩,諗落一身汗,如果走去玩打拳,棚牙可能早早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