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杯茶


大概是反璞歸真罷,從前很重視的一杯茶,現在是淡然相處,可有可無,有時候真個喝白開水也罷。曾經是愛茶如命的人,對上好茶葉曾經瘋狂追逐過,今時今日百物狂漲、狂炒,真假不分的年代,茶葉加入高科技,香料、香精、農藥、殺蟲劑和重金屬大量附送,喝下去已不是味兒,凡好喝一點的茶,不論真假都貴得令人咋舌。還好,尚有三十多年前買下的十來餅舊普洱,慳慳地慢慢飲。

七十年代在台中曾領藍伯伯教益,學過一些飲茶的皮毛和知識,藍伯伯除繪畫,學問上投放一生精力外,對生活藝術甚有研究,養蘭、茶藝是他陶冶性情之道。台中與香港隔個大海,他對香港的茶莊卻瞭如指掌,我們手上有他指示的茶莊名單足有幾頁紙,替他買茶是苦差,指定每間茶莊只選購一種好茶,由深水至元朗,荃灣到九龍城、土瓜灣,柴灣、筲箕灣到灣仔、中西環,一張清單要三幾日才可完成任務,行到腳都跛。那時候知道深水某店有好的大紅袍賣就是這樣學到,買、飲,變成知少少了。

近年上頭經濟狂飛,可炒則炒,可假則假,不可假也假,茶葉好賣也帶旺香精生意。稍好一點的茶葉貴得無法負擔,我等窮鬼早早轉飲錫蘭紅茶了。有幸香港還剩一家可以飲好茶的地方,就是在香港公園裏的「樂茶軒」,多謝老闆葉先生愛茶的深心,從無千上萬的爛茶中為愛茶者挑選出可品味的好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