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翰祥


有些人天生就有一份魅力,你靠近他自自然然被他吸引,他的說話非常動聽,不期然會被他帶走,李翰祥是其中的表表者。九十年代他來到溫哥華,專誠探望楊善深老師,這天由中午起一直和他廝磨到晚上,他是話匣子一打開像打開掣的水龍頭,源源不絕天南地北說個痛快。他知無不言,有問必答,我們有過共同的老闆,大家為同一家報社供稿,他寫專欄,我畫漫畫,話題很容易會扯到舊老闆身上,問了他擔保的事,他說:「馬先生是條漢子,我敬服他,所以我做了這件事。」我也佩服他肯擔當的勇氣。李翰祥在電影藝術的成就是不容置疑的,是中國電影發展過程中一條重要的中流砥柱,但藝術家脾氣、藝術家的處事方式,生活方式更真真是個非常藝術家,和他接近的人並不是一定能夠接受他的「風格」。

那是久遠的年代了,一天晚上方叔叔(方龍驤)請我到他家吃飯,連主人只是三個人,另外一個客人是楊,三個人從晚飯一直談到早上六時,講話的主要是一個人—楊。話題是罵李翰祥,他訴說一次一次的吃李翰祥的虧,上了一次當又上一次當,總是要他上當。我們問當是會上的,怎可以上完又上,不斷地上的?早上六時大家都要走了, 他才招供:「沒辦法,現在我拚命罵他,假如出門口又碰到他,只要他一開口,我又會跪低了,明知是老襯也會乖乖的跟他去做!」李翰祥拍過《騙術奇譚》,真是高手裏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