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來


聽了三十多年CD,到現在才徹底解決所有問題,也正是CD將要完結的年代,和黑膠唱片一樣被淘汰之後才被人發現它最大的好處。將一直擱置的CD重新整理,翻出一張《黃飛鴻》的唱片,封面上黃霑大大個字這樣寫:「培新:罵歸罵,存還是存的!鬼叫您係我老友咩!老霑九三年。」他還意猶未足,在內頁又寫:「香港莫察特!吹咩!好賣噃!」唉,頂佢個肺,真係俾佢吹脹!衰梗係個肺俾人頂得多,頂到肺癌,慘在佢而家個肺都唔知變乜,一陣傷感由心肺頂上,只是惘然。

我這一世人可說是幸運,精采人物相識也不在少,姓黃(王)的就有三個,黃志強一賣開二有兩個,一個石琪黃志強健在,一個「鏗鏘」黃志強與黃霑同年仙遊了。另一個王就緊要了,王司馬(黃永興)說來奇怪,和司馬在一起談話,往往大家腦裏會同一時間想同一樣,同一時間想到下一個進程,同時進入發展部,很多時我們講話會跳過理解,發展而進入妄想,狂想,誇張的變數,兩個傻佬會笑到叫停,否則再玩落去,兩個人必將笑死。可惜,三十多年來從未這樣狂笑過。

「鏗鏘」黃志強是君子中的君子,所有事情都向正面去努力,和他相處有若如沐春風。一切以誠為本,他沒有宗教信仰,但由他講出來的話比任何傳道者更有說服力,他從不講硬道理,但每一句話都能令你感受其中,往往只是由一些小節與人溝通,娓娓道來,卻滲入人深心之中,予人強大的感染力和說服力。可惜這三個老友都是天不假年。良夜,仰望長空,閃亮的星裏,必定有他們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