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星塵


良夜,舉頭仰望,天上繁星點點,從小以來對星星有無限幻想,其實自己就是處於銀河系的一顆星星之中,要是真的飛向星際,走上其中的一顆星星,所見必定是片片嶙峋的山石,個個深陷的洞穴,暴冷暴熱的溫度,回望藍色的那顆星,才是我們溫暖的地球。

十五歲來到香港,首先接觸香港文化是電台廣播,聽慣規律的革命歌曲,一下子就被這優美的旋律迷住了,好多好多歌都愛聽,姚莉、潘秀瓊、李香蘭、葛蘭、崔萍……都是我愛聽的歌星,在眾多時代曲中特別有感覺是一首《山歌》,歌者顧媚,那時是一九五七年,電影雜誌已常刊登她的照片。後來由她代林黛唱的《不了情》更風靡整個香港、東南亞,印象裏顧媚就是天上燦爛的星星。

一直不認識顧媚,雖然六十年代我已開始為邵氏公司的《南國電影》畫電影連環圖,主編梁風和顧媚是好朋友,摯友黃霑和她交誼甚深,畫友李凌翰更是她一段時期的男友,卻一直無緣結交,直到移民溫哥華才因為共同的愛好繪畫而結成好友。近日,她的新作《繁華如夢》結集出版,厚厚二百六十頁一本書一口氣看完了。箇中感慨我這做過電影工作的人有如身受,兩條魚飲水般你知,我也知,書裏還描述在閃耀星河裏與燦爛星交往之經歷,帶領我們走入一個有光,有亮,有灰暗,有無奈的真實世界。恭祝顧媚終於找到她的摯愛—繪畫。哈,我常叨她的光,她的畫令我與有榮焉的感覺,因為她近十多年畫作都是我這鬥木佬為她設計製造的畫上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