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雞籠開始


小時候母親買了一隻母雞回家放在天台上,看牠在天台四處走,怕牠會飛下街去,覺得應該要有一個雞籠,於是決心製造一個。那時候,家裏已經買不起柴了,煮飯煲水的燃料是使用杉板廠鋸出來的木皮,這些板型物料可以破成一條條的長條,沒有鋸,只有用小刀切成一段段,將由釘廠門外拾回來的釘,把木條釘成一個籠,籠有個門雞走不出來。母雞每日在籠裏生隻雞蛋,我每天都拾雞蛋享受工作的成果。那雞籠造得並不好,不牢固,一,是沒有力學常識;二,是沒有應用的工具,因為連一條鋸片都買不起,不管怎樣,這是我第一個木工作品。

往後做木工成為我調劑生活一種方法,隨知識增長,對木結構有了深入了解,唐代建築,明式家具帶來的震撼,這工藝可以令人癡癡入迷,刨直一條木,做好一個榫口的快意,非筆墨可以形容。

今次回到香港,主要是要收拾四年前裝修師傅留下來的殘局。那時候跟他們說:「絕對不能使用那種木料,因為那種木料是不能露天擺放的。」結果大師傅完成的作品就是用那些木料製成的,到現在全爛卻了,害怕再次勞氣,害怕再死細胞,只有自己動手。哈,老天爺偏要和你開玩笑,連續二十幾天大雨、雷暴,一天內黃雨、紅雨、黑雨都遇過了,買回來的材料雖有防水膠布蓋,都全發了霉,人定勝天這句話再次被否定,毛主席說:「與天鬥,地鬥,人鬥其樂無窮。」我的感覺是不亦樂乎,大鑊到無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