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不去的陰影


好久、好久,有三十多年了,沒有走進鏞記,因為食物不如理想?不是;服務差?不是;旁邊的食客財大氣粗?不是;價錢貴了?都不是,是自己心裏有一個揮不去的陰影。

那天是星期天,約好父母親、妹妹在鏞記飲茶,患糖尿病的母親精神很好,雖然吃得不多,但也能吃。這午膳是愉快的,膳後送爸爸媽媽回家後,習慣地小睡片刻,才躺在上,電話鈴就響了,傳來是爸爸的聲音:「你媽媽又暈又嘔……」一聽之下整個人彈起,立即開車前往父母家,大吉利市,回家時還未見到,這時候全條馬路都貼滿電影《凶兆》的海報,有冇搞錯?心裏面大大地打個突。

將母親送到最近的「那打素」醫院,醫生作了診斷,做了一連串的檢查,服了藥的母親也慢慢回復正常。母親怕我們守騷擾其他病人,叫我們先回家去,因為我們家距離當時的「那打素」醫院很近,步行都只是三分鐘時間,就回家去趕畫一些稿,由父親在醫院留守,至飯後再去看了一陣母親,又給她趕回家去。夜裏,繼續埋頭工作,十一時多,電話響起,傳來是父親惶恐的聲音:「你媽媽走了……」

整個人像跌下萬丈深淵,立即衝到樓下,跳進車裏飛一般開到父親家接了父親,再飛往醫院。原來較早前父親也被媽媽趕了回家,來到醫院,見到母親,母親安詳的躺在上,只是沒有了呼吸,沒有了知覺。我的心在劇痛,在扭曲,但眼流不出眼淚。護士說:母親在十時多還起過,自己上廁所,十一時護士巡房檢查時發現媽媽沒有呼吸,沒有脈搏。媽媽還在的時候,我們可以留守陪病人,媽媽走了一段時間後,我們被請離開。駕車,整條馬路映入你眼簾的仍是那可厭的《凶兆》電影海報,從此沒有走進鏞記,怕那不舒服的感覺又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