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人物


說過男人要風流,十幾把鎖都鎖他不住,風流還有等級之分,有用錢買的,有用權硬取的,有狂蜂浪蝶般撲上去的,有情不自禁的,也有女方撲過來的。黃霑在我們面前從不諱言他好色,也深明自己行為不檢,他總是說每一次之後就是後悔,正合知心者所言:「永遠認錯,永不改過。」雖然他是男士們既羨慕又妒忌的樣辦,但他在風流人裏,只列情不自禁系列,常有不如人之嘆,嘆什麼?嘆未能躋身撲上系列。他對我和周恒總是有碗話碗,有碟話碟,大小事情就是不吐不快。一次他講出一件令他耿耿於懷的事:要邂逅一個女孩子,程序上還需三部曲、四部曲、五部曲,最直接都要經過三部曲,但他知道有個道行比他高得多,燕瘦環肥都欣賞的風流小生,只要和一個不相識的美女在電梯碰上,可以在電梯升降那兩分鐘內過了電,攜手成事去。一提這個他總是牙癢癢,深恨自己技不如人。

風流浪漫的人不一定是一生浪漫,九一年後一個深深愛他,連他所有缺點也欣賞的女子,將他陋習逐一改變,死不悔改的他竟不去招蜂惹蝶,在困境中默默耕耘,一步一步整頓好那一塌糊塗的財政,用黃霑自己力量逐步將欠債全部清還,這時候黃霑清心寡慾不再風流,心境平靜而舒泰,只可惜生命已逐漸走進末段……

風流才子常口沫橫飛,他那藏不了秘密的性格不時連自己風流艷史也爆了,做朋友實在尷尬,他走了十一年,一直還要為他守那些不能洩漏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