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收恐懼症


近日,要用拆局的心態面對生活,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慌不忙,盡我所能,悉力以赴。講乜呀?好似打仗咁!唉,未到打仗,身心體力真個用得七七八八。未至要用洪荒之力,也近似用了洪荒之心力、耐力了。乜咁大件事,後園果樹豐收也!第一,水晶梨樹發晒癲,千幾個水晶梨全樹掛滿,直鋪到地下。第二,啤梨樹毫不輸蝕,拍硬檔一齊成熟。春天時經已剪枝剪卻大半枝葉,怎道發來又滿樹滿枝。晚上熟透的啤梨被風一吹,砰砰嘭嘭的跌落屋瓦,催促你快去採摘。那邊廂摘了地腳下的水晶梨,另一面啤梨如雨落下,摔得一地破梨、爛梨,被蟲蛀咬的壞梨,需要出動耙、鏟、掃,去清理。這一弄,廚餘回收箱裝了二百公斤棄梨,水晶梨樹還掛着四分三果實。轉眼一望,西梅樹也落下一大堆西梅,大件事,顧得頭來腳反筋,只得自己向自己發動心理戰術;冷靜、冷靜,見招拆招,不要亂了章法。面對這如山似海的果實怎辦?年前曾經用來做果醬,好多好多拿去送人,自己保留一部分,還是兩年都吃不完。現在一家人都血糖高,升糖食物不敢吃太多,這方法不能用了。那怎麼不拿去送人,唉,加拿大,我們這些木屋居民都會有個後院,從石屎森林來到這裏,人人都會種點果樹,看着生果成長,吃點自己親手種植的樹上熟,當你家後園生果豐收時,別人家也正為如何處理滿地落果而頭痕。唉,送人?求人也沒有人要。早幾天,與一班朋友聚會,選了幾個最好的啤梨,批好、切好、裝好,給朋友來個飯後果,朋友們都是淺嘗即止,大部分由自己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