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交差


回流香港的朋友來電,說要反回流。問我可有相熟的地產經紀?朋友說知道加拿大地產狂升,怕負擔不起。我道:只怕你三心兩意,回來了又說不慣,走來走去真個兩頭唔到岸了。他說:香港氣氛很差,又搞港獨什麼的,政府又很硬,連他這不問世事的人都感受到很大壓力。哈,連他都做起巴士大叔來了,「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我道:放心啦,做嘢嘅人換屆在即,要向上頭立功交差啫,寫靚個快佬,好作交代呀!佢話:唔係呀,啲氣氛好唔舒服。我話:你將角度拉遠啲嚟睇啦,緊張嗰啲唔係我哋升斗小民,上邊仲有好多老革命响度睇住㗎。响老革命眼中,呢班乳臭未乾黃毛小兒有乜可怕?成班人做嘅嘢,只係衝動嘅年輕人短暫嘅情緒反應。鬥爭之道只屬幼稚園階段,得把聲,連發展方向都唔清唔楚,更遑論理論基礎了。還有資源、後續力怎樣來呢?情緒現象是短暫的,只要壓力減少,對抗力自然衰減。怕的是有心人不斷燒起火頭,特別是特事特辦的搞手者。哈,趕住交差呀!朋友聽咗又話唔賣樓住。我話:你唔好聽我點,關乎你嘅財產,你嘅生活空間,你嘅心境應該由你自己諗清諗楚先好作決定。

在香港,好多好多人鍾意將一啲話題作大嚟講,周時講到天要跌落嚟,响加拿大,魁北克要獨立都唔知講咗幾多年,從來冇加拿大人放响心上,講講吓,啲法裔人士再懶得去講了。香港獨立,怎是一個講字了得?在香港你看見過和李光耀般才智的人嗎?何況香港已沒有當年星馬的國際形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