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忍


已入中秋,但在香港陽光照射下,還是會熱得叫救命,暑熱天時,一杯冰涷啤酒真是無比的誘惑。以前,發燒玩射箭,三十多度氣溫,當日暴曬,午膳時間喝多少水,口還是覺得渴。見鄰桌在開啤酒,忍、忍、忍、忍,最後還是忍不住,姣婆怎守得寡,啤酒還是灌下肚了。早知後果,只有接受後果,上午的戰績被啤酒沖落大海了。唉,啤酒!飲啤酒最最慘痛的經驗,卻發生在以前的油麻地小輪上。那夜,與電影圈朋友相聚於彌敦樓頭,大熱天時,飲白蘭地覺得燥,灌啤酒就非常舒暢,大吃暴飲之後,各自歸家。家住香港,最近的渡輪是油麻地小輪,那時候油麻地往中環渡輪,樓上坐人,樓下載車,因為要等待汽車上船落船,每一班船大概要十五分鐘才可到達彼岸。飽灌啤酒後,生理上逞不得強,必須自然排放,那也沒問題,因為船上有廁所。上船不久,自然往下層廁所去,還未到位,已經有人耍手擰頭。一推廁所門,卻打不開,來人說:廁所壞了。,咁大件事,平時坐油麻地小輸已經覺得這大馬力汽車渡輪特別顫動,一話壞廁所,需要忍尿,嘩,那震動感特別強烈,心裏狂唸一個字,忍、忍、忍、忍,絕對不能當眾出醜,嘩,好慘,好慘,十五分鐘船程,哪裏止一年長。坐在椅上要彎着腰來坐,兩隻手要緊握前面椅背,震動一下冷汗標出一片,再也不敢坐下,走到艙門口站着,好不辛苦才捱到船隻泊岸。原來泊岸又是一番大考驗,以前從來不覺,泊岸時要開倒後車,船震到反艇,好不容易上了岸,衝入碼頭廁所,那尿尿,尿了足足四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