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到埋身


對不起,非常不敬,還望在另一界別的聖靈包容、包容。近日發生一件事,感慨無限,擅將先靈門前對聯借來濫用,罪過、罪過。下面這樣寫:「今日吾身葬火海,你哋班友也相同。」上面兩句說話,寫時心實實,慘然、慼然、黯然,強烈的恐懼襲來,這世界,何處是樂土?任何時候,任何環境,炸彈就在你身邊。

迫滿人的港鐵,有人在車卡上縱火,這不是自殺,是滅絕人性的恐怖襲擊,也不能因為他曾經是一個精神病患者而為他辯護。整個行動,他意識清醒,他想去死,心理變態的他希望有好多人為他陪葬。他成功了,真的好多人由此被傷害,甚至有生命危險,在非常重要的交通系統造成極大混亂,無數人受到惶恐和驚嚇。這個人,就算上天已對他作出最嚴厲的懲罰,仍需要譴責。在這同時,我們社會是不是要檢討對精神病資源調配作檢討?個案跟進是否徹底?怎樣全心全力去解決這個如定時炸彈的社會問題?高官們是否用唔識買廁紙的方法去執行職務?今時今日,一些人將願景高唱入雲時,有沒有用多點力氣去關心切實的民生問題?而是將全副精力投放在政治角力那方面去?只怕,當高高在上的官老爺,在議會上被班唔生性嘅議員咄咄相逼的時候,那些食屎屙飯的官老爺可能會榨出一些「安全」辦法,好似唔俾帶液體進入地鐵,入閘處設有安檢,搭地鐵要持有健康證明卡,有精神案底的人要有醫生簽署才可進入地鐵車廂,設有同行者舉報機制,安全部門可以對懷疑對象施行搜身等等,諗落去會壞腦,算嘞!

燒到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