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狗當災事件


曾蔭權被判罪成,看得人感慨萬千,徐小鳳歌裏有句:何必呢?何必呢?一切都會身外過……這小小關口,就是闖不過。從一般人角度嚟睇,那萬呎豪宅真個不得了,只是一個見盡世面,曾經在最尊貴的禮賓府居住過幾年的人來說,這算得什麼?送來的只是好細眉細眼的小便宜。回想早前,有傳媒爆出:有人為他提供酒庫,儲存了價值二百多萬的紅酒,當時看了這新聞,只嘆一句:曾經貴為特首的他,所收藏的酒實在太寒酸了,這二百幾萬元,頂級酒加一級好酒買不到五十枝,要將這級別減一半才有資源儲藏一些日常飲用的酒,可見曾先生是個慳慣的人。

今日,這事件的發生,作為旁觀者,能感受到的,只是嘆息,不需要過粗茶淡飯的生活,正常消費,偶然奢侈一下。他那份財產,那份可以食過世的退休長糧,足可以令他快快樂樂地安享晚年。小小便宜要來作甚?身敗名裂,一生努力都前功盡廢,着實悽慘。

成語之中有一句:「黑狗得食,白狗當災。」整件事件就係呢句說話嘅體驗,源頭就係一個大計廣播,策劃大計嘅英明大蝦班諗到條好計,睇透曾先生弱點,用慳水慳力嘅方法,搞掂佢批准發牌。曾先生以為只係側側膊嘅小事,用側側膊嘅方法批出牌照。大計策劃人以為得計,點知大計進行時竟然蝕到趴街。冇尾蛇黑狗班劈炮兼走人,剩返隻貪小便宜嘅笨白狗响度當災,俾人圍住嚟鋤。由傳媒揭發到告上法庭,冇一日安寧,所有藤瓜關係嘅人都被人鋤到七彩,聰明黑狗隔個太平洋印印腳無你咁好氣。

白狗當災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