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輝


人生,一切都是緣份,在一個交叉點上曾經遇上過,下一步,各走各的,好多、好多年都沒有再碰上過。阮兆輝,對上一次見他應該是一九六四年,到現在已經超過了半個世紀,卻在金庸館開幕時又再遇上,一個並不太熟落的人隔五十幾年再相見,很難喚起他的記憶,所以我叫他的花名:「道理輝」。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前輩為他改的花名,這名字令他立即走回十幾歲時候的光景,有少少穿越劇的味道,縱使他還是想不起我是誰,但總會記起那時代在片廠裏趁着空閒胡扯的一羣少年人。「道理輝」這名稱由誰叫起我不知道, 但我是從導演陳烈品口中聽來的,貼切抵死,恰似其人。

中國人有一句老話「三歲定八十」,十幾歲的「道理輝」真是對每事都窮根究柢,要找出道理。這正是他能有今日成就的重要根源,從來都是以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態度去探索,去下苦功。單去看他鑽研「南音」所使用的精力是何等巨大,你就可以感受到這人做事的堅毅,專注和用功。他成功了,現存最好的南音歌唱家除了阮兆輝,還有誰?

最近阮兆輝出版了一本書,書名叫《弟子不為為子弟》,是一本好書,用自己的心,將幾十年來在粵劇界的親身經歷,一層一層地平鋪在讀者眼前。道理輝當然地用講道理的角度去講述很多因因相乘的粵劇史話,當中的切身體現,有欷歔感嘆,有血肉模糊,有奮發激勵,有大愛長存,文字之間強烈流露出對粵劇深切的熱愛。那份投入,那份瞓身落去的探索,只有事事追源究柢,苦尋道理根源的道理輝方可為之,多謝你,道理輝。

道理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