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源東西街


初到「環球出版社」時,十七歲。雖然已經有年多工作經驗,但面對社會,面對成熟人羣,我這拙於詞令未見過世面的毛頭小子,要由父親帶着去見人。這場面,成為了出版社同事們閒談的話題,方叔叔龍驤最愛說:「這小子,穿着利源東街飛機恤,羞羞澀澀地由他爸爸帶進來。」這說話一講就有三十年。唉,利源東街飛機恤,原來這樣定位。那時候,只覺得這衣服可以令我身體溫暖,經已非常滿足。但由此,開始學買好的衣服,今天,任何衣服又再穿上,何必去討好其他人呢?

有一段很長時間,利源東街是我每日必到的地方,那時候未發明傳真機,所有畫稿要用人手送到報社,前往遠在鰂魚涌的《天天日報》、土瓜灣的《東方日報》要使用很多時間。幸而所有遠離中環的報社在利源東街都設有信箱,每天只要在七點半前投進信箱,報館就會收到,解決了很多送稿問題,這項送稿活動直至八十年代傳真機普及後才停止。多謝利源東街,因為由坐落西營盤的《新報》前往中環必須繞道德輔道才有往東車輛行駛,浪費很多時間。我在每日下午七時就會沿大道西跑往中環,乘機鍛鍊一下身體,我的跑步習慣由此養成。那時候,利源東街人山人海,窄窄的小街直至下午七時半排檔收檔人流才減少。晚上十一時後又再熱鬧,好多報紙頭輪紙已出版,從皇后戲院打落,皇后大道中是全港報紙集散地,區頭訂紙、收紙活動都集中在利源東西街附近,大光燈照處如同白晝,熱鬧非凡。時至今日,俱往矣,日間,前往利源東西街、永吉街,清冷非常。

利源東西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