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


窗前風景驟變,斑駁枯爛的欄杆換上挺直簇新木欄,有點不慣。是了,常掛在眼前那攀緣玫瑰不見了,直望過去就是鄰家蘋果樹,掛在樹上的蘋果已由青變紅,但感覺與昨天前並不相同,就像在香港遠望西九一樣感覺,要用時間來適應吧。大氣候,天然的,人為的因素小小民眾無可逃避。在加拿大卑斯省,山林大火範圍不知大於多少個香港,可惡之處是大部分由人為造成。不負責任的人不理政府苦口婆心警告,在野外隨便生火,星星之火就是大災難來源。好多天了,天空上像罩重濃霧,向遠望,再望不到遠山,大陽掛在天上,像一個迷迷糊糊的鹹蛋黃,可以向它直視。在屋外,呼吸之間感受到壓力,政府呼籲有呼吸系統毛病人士不要走出屋外,感受到的是沉澱和壓迫,報道說,這裏空氣質素比北京霧霾時還要差。

香港持續高溫,好多冷氣機都不堪長時間運作,壞了。也有好多居住環境惡劣的人士要通宵到麥記避暑。唉,《深夜食堂》,有人翻拍過中式《深夜食堂》,卻竟不懂得拍攝切切實實就在你我身邊和香港人切肉不離皮的快餐深夜食堂。坐着用腦的人,該走出去體驗體驗實際生活了。

面對這惡劣環境,舊事又在腦海中浮現,六十年前,九龍城旁邊那唐樓裏,二三十人擠在裏面,沒有冷氣機,九伙人就有九個火水爐,廚房只能夠放下四個,其餘五個放在冷巷或床位旁邊,早午晚都有人點火水爐,一點一熄濁氣燻天,我這肺部有個痂的人沒被燻死,真是大幸。

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