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人生


一生中,與「紙」關係緊密,畫畫要用紙,整個生涯都是在媒體中打轉。今時今日世界來個大反轉,熒屏將紙媒全面擊倒,印刷業極速衰退,還可維持的只剩下包裝印刷,衷心多謝支持紙媒的讀者諸君,現今出版業還可艱苦地掙扎,全賴有你!

紙,本來是人類文明的基石,無論佛經、可蘭經、聖經,都印在紙上,詩、書、樂、禮、春秋都用書本傳閱。只是,今時今日一屋、兩屋、三屋的書輕易藏在熒屏之中,翻書,在很多人來說已感麻煩,奈何?

七十年代試過發生世界性紙荒,印刷行業緊張得不得了,紙行交不到貨,我們老闆羅斌往全球四處撲紙。一夜,剛接管了《東方日報》的馬老闆來到《新報》,在只有我和老闆的寫字樓和羅斌先生洽談,商量合作買紙事宜,從而認識了馬老闆,沒想到後來卻為《東方日報》供稿。而《東方日報》還為出版業創下第一個高潮,紙業在九十年代再創下另一高潮,但到今日卻好景不常。有人曾經擔心用紙需求過大,全球樹林由此當殃。現在看來真是過慮了,不少紙廠無法維持已經結業,森林被燒去的,比用來製紙多得多。廢紙曾是基層社會的經濟來源,今日祖國設下關卡,刁難廢紙行業,連靠拾廢紙幫補生計的貧苦人士都無法倖免。唯一慶幸是食環署工作人員,毋須去檢控將拾來廢紙賣給人的婆婆,應該輕鬆得多了。從樂觀角度看,紙業不會死亡,年年書展還有那麼多人買書,我們每天也在支持造紙業,因為日日要上廁所呀,要用廁紙,幸好還未發明電子廁紙。



紙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