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以食為先


長時期做超額再超額工作,作息時間無定,生活習慣隨工作量而改變。為免家人要等我開飯而倒亂生活節奏,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邊祭肚,中西區食肆差不多都掃盡。有時候,一些平民飯店會給你留下深刻印象,如在當時《新報》附近荷李活道「廣生樓」,寒冷的冬天走進暖烘烘的飯店,一煲熱辣辣臘腸煲仔雞飯可將全日疲勞一掃而去。如果時間容許,走出德輔道新世界戲院封面「英華」吃個美味豉油牛扒。奢侈一點出海皮「陸海通」叫個番茄豬膶湯,來個小炒。那時候還在中環士丹利石板街的「鏞記」燒鵝都是永恆回憶。也是在士丹利街的「老正興」,那細滑嫩雞煨麵鮮甜的嫩滑感會留在口中久久不散。到「皇后」「娛樂」戲院看戲,少不了要食「安樂園」熱狗。真奇怪,這普普通通的熱狗幾十年來走遍美加都吃不到。另外還有一家在威靈頓街的「順記」雪糕,也是有一份再也找不到的遺憾。哈,華人行蛇竇那杯奶茶,「楚記」大牌檔切二両金華火腿,師傅用成呎長巨型劏豬刀,左手壓住火腿,右手用劏豬刀在火腿底下一片片輾出,每片薄如紙,金華火腿香味和今日頂上西班牙黑毛豬不遑多讓。中環,真是美食所在,「陸羽」就是傳統廣東茶樓的極致。在機利文街那個大牌檔的雲吞麵是會食到上癮的。嘩,還有萬宜大廈「蘭香閣」蛋撻。

為「仙鶴港聯」電影公司工作,錢是賺不到的,賺得到是飲飲食食。老闆算盤打得好響,公司裏除了導演,個個都是鋪鋪清的長散工,我們討論劇本都在酒家進行,老闆任你叫,任你食,任你飲。在導演陳烈品帶領下,編劇凌漢叔,副導石致斌,美術董培新食到肚滿腸肥。

民以食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