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哇鬼兵團


曾經講過,讀書時我們班是全校最嘈的一班,我們一直由廣州嘈到香港,在少年十八二十時,差不多班裏四分一同學來了香港。哇鬼們重聚,玩起上嚟一定玩到癲,男男女女如是,嘈吵嗌交必然事矣,所到之處總是一個噓咁,令人側目的是呢班哇鬼已是七十五歲以上的老鬼。

人生聚聚散散是必然事,其中一個老鬼在三十幾年前忽然失蹤,任何人都無法找到他。但人生聚合原來似有定數,那年故居被強迫收購,弱肉只有被強食,萬般無奈下簽了買賣合約。還未找到安置之所,工作生活還是在老家裏過,鄰居已陸續遷出,但還有幾伙人仍在居住。可惡的地產商已急不及待,在建築物三面豎起探土機,每日八時開始探土,除了如雷貫耳的內燃機聲外,舊機器死氣喉噴出的毒煙由四面八方湧入室內。屋內根本住不得人,每日如是,令人火滾,真個一佛出火,二佛出煙,投訴區議員、投訴環保署、報警,通統無效。好彩我是食報紙這行飯的,最後就是向報紙投訴。報紙一見報,馬上見功效,各個部門自動送上門。第二天探土機停止開工,真係阿彌陀佛,如果因為咁得到肺癌真係有冤無路訴囉。誰知這禍事卻引來一件快事。

就在報紙見報的那一天,食完午飯回家,來到家門前,忽然一把聲音在叫:「阿董!」吓,「病軍!」三十幾年人間蒸發嘅「病軍」!「病軍」話:睇到報紙見到你段新聞,所以搵到呢度。嘩,原來仲發揮咗登報尋人嘅作用。

重拾哇鬼兵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