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怎樣?


上次提及在嬰兒服裝部選購嬰兒服裝給剛出生的baby,之後又有需要再添買,因為又有朋友的baby出生了。在名店稍為逛了一下,就看中一些日用品和衣服,然後我問店員拿了gift card,就坐到一旁的沙發自顧寫起來,沙發上除了我,還有一個穿了校服的男孩,高瘦而且面孔看出俊朗,而且有我喜歡的單眼皮,男孩乖乖的坐着,(她媽媽則在不遠處專注的選購衣服)我一邊寫一邊主動跟他打開話閘子,男孩原來七、八歲,身上穿的都是港島某名校的校服。男孩不太害羞,但一直保持着一定的禮貌,由於話題打開了,他坐得更近了,一臉好奇我在寫什麼,他問寫給誰?我說國內的好朋友生了BB。他問:「是男仔或女仔?」我答:「男的。」然後他看着我的卡上有很多仍然空白的位置,我問:有什麼建議嗎?在card上可以加點什麼?他想了想,說:「可以加’心’ ‘心’呀! 」然後我在card上畫上了很多心心。然後我說還可以加什麼令卡上更豐富?他想了想,酷酷的單眼皮閃了一閃說:「星星。」於是我畫滿了星星。傾談之間,男孩的廣東話跟普通話都甚為標準,他說兩種語言都喜歡,他表達能力很好而且非常健談,不會閃避害羞,然後他忽然好奇問:「你有BB嗎?」我笑了起來,他發問得很可愛,絕無惡意,一種來自小朋友的天真。於是我說:「沒有啊!」然後他直筆說:「為什麼不要BB ?」我笑了起來,說:「因為不想要BB呀!」他天真的眼睛似在考究我的回答,但畢竟生不生BB並非他感到劇烈興趣之事,於是我們又轉了話題,他說他即將會參加一個生日派對,很高興。我說很好!小孩子要多玩玩要玩得開心。他很高興的點點頭。我繼續問他在學校的事情:「上學開心嗎?」「功課難不難?」他說:「還可以。不過很忙。」我聽了並不詫異,反正在香港那奇怪的教育制度下,孩子們都非常壓榨到忙碌爆,學這補那。我說:「忙什麼?」他便數一數他的日程表給我。我聽完,無言。完全符合了香港扭曲的教育制度。制度扭曲,令家長不得不被迫跟上制度,於是小孩得學上十八般武藝。我問他:「快樂嗎?」他說:「以前比較快樂,但是現在沒有以前快樂,因為感覺有壓力。」我無言。七、八歲的男孩感到壓力,而且很忙,此乃是他對其生活日程的解讀。

再聊了一會兒,他說他要走了。我多謝他為我design了’心’ ‘心’和星星。他開心的笑了。我一直深信,小孩從小被鼓勵非常重要。

能夠早點建立抗壓的能力是好事,但七、八歲而已。不過,這小男孩跟人的互動很讚,相信他能消化早來的壓力。在香港成長的小孩,抗壓能力似被教育制度強行鞭策出來。競爭,迎合,趕上,競爭,迎合,趕上……這條起跑線似乎在他們還未學曉走路就已經等着他們落場奔馳。如果我是家長,除了無奈地迎合怪異的教育制度,還可以怎樣?

可以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