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快樂了


回想當初因為患上depression而不能容易說話和表達(內心),於是希望藉着文字表達,其實也算是醫治的其中方式。於是自我介紹給《明周》,希望他們能給予機會我寫專欄,沒想到,一寫十年,人說:十年人事幾番新,但我倒沒有太大此感,甚至感覺只有幾年的時間。我特別想多謝《明周》的麗玲姐,她十年來每個星期為我的文章校對,我常犯上白字之誤,如果逐粒字收費校對,她校對收入應該不俗。呵!可是她是義務幫忙我。其實我很喜歡描述的文章,例如有兩篇有關我在山上遇上野狗,又或者被不溫不冷的推油按摩,我都寫得特別詳細和投入,通過在發生的當下,我腦中就有文字和描述之畫面了。另外,我更喜歡寫有關信仰的。相信大家都看了不少。來到今天,我心裏的聲音告訴我:足夠了。可以停。此專欄亦都應該交棒給其他人。是有一種不捨得。不過我覺得應該有比我更適合的人選。God always has his perfect timing,而時間亦到了。我記得第一篇專欄的作品是我在depression畫的一幅畫,畫名叫做:孩子快樂嗎?我記得我畫的當時非常不快樂,非常抑鬱。而事隔十年,我變得快樂,有力量。

文字給予的力量,確實有治療功效。多謝《明周》。

孩子快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