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擾我


  • 會在四川待上差不多一個月。不過,很值得。特別喜歡這次工作任務,團隊非常夢寐以求。(哈哈!房內掛滿剛洗完的衣物)

  • 喜歡滴露之氣味。盡量自己清潔公共之物。極需要這種安心。枕頭也帶上自己的。(不過,這個是我助手的枕頭,因為我自己的枕頭,不願上鏡)

  • 自己帶來牀單鋪上沙發。因為我試過坐完酒店的沙發,皮膚炎。試過一次,怕怕。非常的怕。

  • 自備毛巾是常識吧!無論什麼酒店,毛巾公共都令我非常不安。誰知道毛巾曾被擦抹過何處何物。光想想,也怕怕喔!

能夠理解你某些不太尋常習慣的人,通常也是跟你有着類近想法和習慣的人。「物以類聚」。我這次要說的事,是潔癖。我記得之前大概說過,但我今次想更徹底的說明。已經不記得從何時開始對於公共之物都有着非常大的恐懼和戒備(但我肯定並不是來自沙士的後遺症,純粹是一種自身強烈的不安),總覺得公共場所的東西都非常不潔,而且細菌滿佈,每次需要接觸電梯內的按掣,我都會感到極其不安,總覺得一按它就等於按着了細菌,想到一天之內有超過幾百隻手指按過同一個位置,就彷彿跟幾百隻手指接觸了一次,我們亦不能知道每個人在按下button之前他們的手指接觸過什麼,是食物?是巴士上的欄杆?是的士上的座椅?是一雙剛大便過而沒有洗過的手?是公廁內的廁板?還是自己剛撩出來的鼻屎?一個按掣令我有無限的恐怖聯想,於是迫於無奈我唯有用手指甲去按它。又例如每次要乘搭機場的電車,車上的鋼鐵扶手又會令我全身不安一次,一枝扶手上百萬人握過,人人都帶着不同細菌(包括我自己)握上去,感覺就如一碟餸菜被百萬人的筷子亂入過,摻入了百萬滴口水,無奈自己亦要插入筷子並吃上一口,感覺非常噁心。又例如每次買完東西用的紙袋或膠袋(抱歉!提到膠袋,很不環保),回到家中如果被任何人順手放到任何的桌上或椅上我都會很不安,立即把它們放下來放到地上,然後用九秒九的時間用消毒紙巾把底和面抹一次,因為當我想到紙袋或膠袋之前已被放過在不同的地上,吸啜了大大細細的細菌,我就會很害怕,尤其想到他們曾經被放在街道上,就更可怖。千萬不能把袋輕易放到廚房上的枱面,因為我們都很習慣把食物直接放到廚房上的桌面,例如生果,或者剛烘好的多士……我們都不想食物跟街上的細菌因此接吻。

還有戲院的座椅,飛機上布質座椅(是的,尤其一切超級吃塵藏污的布質的座椅),公眾衞生間的水龍頭和廁所門……全都是我的不安感。最可怕的,還有穿過出街的鞋子,鞋底的污垢實在令人值得害怕,我有些朋友習慣在回家後仍然穿着那雙鞋子走來走去,看得我觸目驚心,家裏的地面怎能如此對待,我朋友就嘗試過在街外踩了狗屎不自知,回到家中仍然穿着那雙鞋子大模廝樣走來走去,直到她聞到陣陣怪味在地上發出,要知,香港的街道尤其污垢,我們實在不能不提防。還有飛機上的絨布座椅,看來很舒適但實質應該很污垢,想到頭枕被千萬人枕過,千種頭油和萬種頭皮日積月累的層層疊,很不衞生而且可能很腐臭,如果你大膽聞一聞,應該會比孕婦的孕吐更難受。短途飛機我還可以忍一忍,不枕下去,但長途飛機很難不把後腦放上去,就唯有回到家中馬上洗頭。

其實我們家中的沙發亦很不衛生(但我已用皮革沙發,比較不吃塵),人人來到家中一屁股坐下去,但不知人人之前坐過什麼地方,感覺很令人不安,我有位朋友有一習慣,凡有客人到訪就會鋪上一塊大布在沙發,其實我都很想效法,客人離去就可直接把大布拿去清洗,家中的沙發就可以永遠保持一個乾淨的狀態,多好。事關我們都習慣在家中舒舒服服的亂躺,很多時會躺在家中的沙發,當你躺着或俯伏着或者側睡,你的頭髮和面部都會接觸到沙發表面,想到自己的面部正在接觸着剛走的客人的褲子,而客人之前是坐過非常污垢的巴士座椅或坐過泥土地或者滿佈青苔的石階,或者接觸過公廁的馬桶……而我們又把面珠仔貼在沙發上!噢!暈!

或許我是驚弓之鳥,但是驚弓之鳥都有知心客,幸好我的兩個助手都有同樣的恐懼,於是他們都很明白我的恐懼,我們出埠都會帶上大量的消毒藥水,消毒濕紙巾永遠不離手,我們都不會把衣服放在sink 來清洗,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上一手人如何用那個sink,我們寧可自己帶上一個小小的洗衣木盆。記得前一天我們再在一起時,研究了一個問題,究竟我們家中的大門前的那一小塊地氈作用是什麼?究竟這塊小地氈是服務我們污垢的鞋底?(把污垢的鞋底擦一擦才進屋),還是清潔的腳板?(在踩上小地氈前,已經先脫下污垢的鞋,然後才把清潔的腳底踩在小地氈上,繼而入屋)對於這個問題我們研究了很久,如果小地氈是服務污垢的鞋底,那麼當我們出門時,尚未穿上鞋,腳底就會踩在門口的地氈上,那末腳底就會沾上了上一手鞋底的污垢……暈!

我先不說我家的習慣到底是哪一個,你們家中門口的那塊小地氈又是服務污垢鞋底還是乾淨的腳底呢?

世界很污垢,自身亦未見得完全清潔,唯有多驚醒,不要被細菌攻斃。

呵!

P.S. 其實,在我中學時期發生過一件慘事,話說有一天我穿着校服坐上了小巴,到站後回到家中,我發現我的雙手和裙子變得很臭很臭,有一股大便味,於是我往裙子一看,有一抹啡啡的東西,那一刻我知道我沾上了什麼「好東西」,而我很肯定不是我自己肚瀉。自那一次,我就成了一種鳥類,這一種鳥,叫做「驚弓之鳥」。 嗚嗚!

「菌」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