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無反顧


在房中鍛鍊出六塊腹肌。無心插柳。

在四川一個月,最大得着應該是訓練了自己早睡早起,由於有極多早班,所以我們得在半夜起牀化妝,而化妝前我又必須要先做運動,於是就練成半夜起牀運動,最激烈的一次是凌晨三時半起牀做我的體能鍛鍊,一個人在房中的吸煙房鋪上自己帶來的地氈加上一雙運動鞋和YouTube就成了。真慶幸有這個在房中有這個吸煙房間,因為整個房間都是軟軟的地氈,根本很難做運動,恰恰這個吸煙房的地是雲石的,只要鋪上我的瑜伽墊就可以做運動了,真的非常感謝上帝巧妙的安排,總在我的需要上加以提供。真的,上帝提供的,總是剛剛的適合我們需要,只要我們順服,就能以喜樂的心去迎接祂的安排和意旨。

由於並不習慣四川的食物,於是我就只能吃我自己帶去的東西,清淡為主加上沒有別的娛樂,持續運動,無心插柳地鍊成了六腹肌,不過腹肌從不是我自己的特別喜愛,所以回到香港亦不打算保留,回到香港更加要大吃大喝幾天耶!為了這部電影,我亦拔去了眼眉,此角色的妝容更有特性,個性使然吧,我做事總是那麼義無反顧徹徹底底,可能有人覺得我傻,但為了自己心中passion作出一些犧牲和付出,很值得。

在煞科的那天,其實有一點點離愁別緒,拍這套午夜慢車,使我眼界大開,尤其能跟杜可風攝影大師合作,我實在很興奮。他確實是一個真正藝術家,他的審美,他的認真,他的可愛,他的精力充沛,他對鏡頭下的東西都放了很多的愛,在他的鏡頭之下,我能完全釋放自己投入演出,甚至我釋出了另外一面的自己。導演是法籍華人,在法國居住了幾十年的他,早已滲出一身的法國情懷,但在四川長大的他,卻又依然熱愛祖國的一切,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我們中國人的根是那麼強烈。劇組的工作人員來自五湖四海,湖北、湖南、蒙古、山東……彼此同心完成一個電影,感覺很好,很好。

好了!回到香港,休息幾天,又重新出發。休休息,是為了走更長更遠的上帝路。

義無反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