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肉」望,未能吃素。


曾經有兩三回忽然興起想食素的想法,不!正確來說,應該只是一個「念頭」,一個一閃即滅念頭。忽然閃過想吃素,可能最近看到一些被宰殺前的豬牛羊的圖片,牠們的眼神似充滿了哀傷和無助,彷彿看到牠們眼角滲淚,一剎那,心底裏的憐憫充斥在心頭。我並不確知豬牛羊鴨鵝魚雞是否會流眼淚,但寫圖片註解的人,感性的訴說着豬牛羊正在掉眼淚,我的情感瞬間被牽動了,甚至覺得自己是間接殺人兇手之一,想到動物被宰殺前可能受到不人道對待,又或者被宰殺時的殘忍,令我產生歉疚。

另外想茹素的原因,是想自己在吃方面更簡單和少一點選擇,世間的美食太多,有時要選擇確實令人很煩,美食太多但能吃下的確實太少,有種慾望枷鎖的感覺,於是就想到如果吃素,衣食住行裏的「食」就會率先變得更加簡單,因為能吃的東西大幅減少,於是慾望之選擇可能會簡化。另外想吃素,是由於環保,現代人吃牛太瘋狂,於是大大造成環境的破壞,而我這無肉不歡無肉不吃的人,絕對是其中的兇手,不能推卻責任。但我發現我並沒有希望通過吃素來改變自己的個性,就例如別人口中的「如果不吃肉,人就會比較平靜,沒有那麼暴躁」,這點我比較感受不到,因為我從沒有覺得吃了肉會誘使我容易陷入煩躁和不安,相反,吃了肉,我會感覺力量大增,而且因為飽肚感十足,人會比較開心滿足。而且由於我非常不愛吃一切的豆類,什麼白扁豆,腰豆,蠶豆,我都不愛,唯獨是黑豆和紅豆比較可以勉強接受,然而豆類似乎是吃素的人能夠吸收蛋白質的其中重要途徑,如果我不吃豆,我能想像,我基本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選擇了,而我的肌肉亦不能找到原料去建立,所以,兩三回忽然閃過想吃素的念頭,都只是一閃即逝。當我左腦想吃素的念頭閃過,右腦就會馬上出現一塊燒得正香的牛扒或者羊架加上一整條半肥瘦的蜜味叉燒,滿腦子都是閃爍着「肉肉肉」這個字,像紅館裏粉絲們的燈牌。肉肉肉一詞在腦中實在太有力,吃素的念頭兵倒如山節節敗退。所以我就更加佩服吃素的朋友,那種清心寡欲的節制,確實令我非常佩服,因為我自己確實做不到。心底依然對肉食的慾望(享受)非常強烈,某程度上對我來說,「肉」跟「慾」這兩字對我們人類來說,有某種秘密的關連,當一個人選擇清心寡欲,就代表要跟肉體有某種適度分離,又或者跟食慾(尤其肉食)有某種分割,而這世界卻又偏偏處處都充滿色香味的引誘,先別說清心寡欲,要能做到「不貪吃」都已經很困難。人聞到香味會流口水繼而想吃下是天性也是身體自然機制,也許,能做到「不貪吃不多吃」就已經是很好的第一步了。吃素對我來說,實在太遙不可及的事。但如果能夠茹素,實在是對環境保護和對動物的一種大愛。

但現階段的我,仍然太多「肉」望,未能吃素。

太多「肉」望,未能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