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


愛到底能改變一個人多少?看《Maudie》這部電影自能提供答案。戲中故事來自真人真事,女主角嚴重關節炎,行動不靈光,「似乎」沒工作的能力,父母相繼死去後,其弟弟不願背負照顧她的責任,賣掉房子,然後把她交給一個「其實也不願照顧她的親戚」,一聲:「再見姊姊」,就決絕地各有各,愛就從此丟棄在溝渠。這很現實也很殘酷,兄弟姊妹之間的親情在人性前都被考驗了,弟弟覺得這個有病纏身的姊姊是包袱,很重,於是他決定丟掉,到底是這個弟弟特別無情?還是「人生」才是「最懂磨掉人的愛的怪物」。人生其實提供了很多考驗給我,除非我們是當事人,否則我們都好難清楚知道自己最終是一個怎樣的人,有時我們會對自己作出錯誤的理解和認知,我們可能比我們自己想像的更好,亦有可能比我們自己想像中更壞更邪惡,人性確實是很可怖的,亦因此我們更要站在善良這邊,盡量地不自私,我說「盡量地不自私」是因為人的本質其實就很自私,完全不自私的人我未見過,因為人總會以自己的利益和自己所愛的人的利益去出發去捍衞,有時我們被他人的善行感動是因為他們都先放下了自己而且看到別人的需要去付出去成全,然而,戲中弟弟做不到。人性的劣勝過了他。

被棄置的姊姊不願寄居人下被當成沒有用的廢物,於是在一次上天的安排下,她去到一個陌生的男人家中當女傭,對一個行動不便的人來說當女傭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她卻做得比真正的女傭更恰當更妥當,甚至能煮得一手好菜,這些都是她一直被隱藏的能力,男戶主孤零霸道冷漠甚至粗暴,對她一直用語言暴力,但女的獨立個性和軟硬個性兼並卻使相處勢均力敵……過程中愛情綻放了。女的愛溶化了粗暴男,而且女的是個才華洋溢的畫家,過程中亦成為一個知名的畫家。女的身份和地位似乎突然比男的高了一截,但這並不影響她,她依然努力謙卑。但男的有點不能適應……

在戲中最後一段戲,男的向女剖白,這段戲我看哭了,男的坦誠是女的愛使他不再隱藏自己的軟弱,他告訴她:「我不能沒有你」。對於一個長期習慣冷漠和bitterness的人,要懂得表達愛和感受得到愛是很困難的,他們想愛又怕去愛,看到別人的愛甚至有種妒忌和不屑,於是只有更大的愛才能溶化他們,女的愛是溶化此男的強力溶液。女在這場戲的對白是我哭慘的原因,她說:「無論什麼,他才是快樂的源頭,有了他,意義才在。」女的在當時已經是一個很有名氣的畫家,但她卻沒有被這一切蒙蔽了自己,她能認清什麼才是一切的意義所在。是愛。 

她的愛,甚至拯救了她丈夫,一個從來lonely和bitterness的靈魂。

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