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專心與她上的他


她是收錢跟男人上的,熟客不多,她樣子不夠標致,一邊臉明顯比另一邊大,身材也不標青。

她的胸部算是小的,男人出來玩,多半要胸部比自己的女人大,或者好服侍,她不是很想在上特別討好男人,只是他們喜歡怎樣便怎樣。

光顧她身體最多的只有他一個。她問過他為何喜歡找她,有時一星期不止一次。

「說出來不要嬲我,不過是喜歡你普通,有時普通是最好的。」他做那回事的過程也極之普通,他並不需要她很專心,他還叫過她別理他,可以的話盡量去想別的事情。

「你跟其他女人上也是這樣嗎?」她頗好奇,「好像各做各的。」

他遲了很久才答:「我沒跟其他女人做。」他不似,估計是近來除了她之外沒其他女人。

做完之後他愛與她閒聊,聊了很多次才問她有沒有男友。

「有,關係不太好。」初時不大想談,慢慢才讓他知道她男友還有其他女友,但倚靠她出賣肉體生活,還拿她的肉金去買東西送給她們。

「為什還跟這種男人在一起?」這問題她用過不同的答案回他。

「他做得我很爽,不是舒服,是爽。」「是我把他從其他女友手上搶過來,現在還在搶,最後一定會贏。」

真正的答案她自己也不知,男友像拿一個可以完全控制她的遙控器,在上面按不同的按鈕她便會有特定的反應,她身不由己。

或者她覺得能容忍這樣一個男人才真的叫愛情,是一種分分秒秒刺痛自己的感覺。

「無男人會完全要我的,你會嗎?」她問他時,體內還殘留他存在過的感覺。

「對,不需要完全擁有另一個人,也不要完全屬於對方,本來就該如此。」這是他唯一認同她說法的一次。

她沒告訴他,與他上時,她只是假裝不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