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時的真愛


她認為他是愛她的,不過是每次計,為時是半小時左右。

她的好朋友不同意,說他只把她作洩慾工具。

「你不會明白,跟他上的不是你。」向好朋友說出與他的秘密,是因為太想有人知道。

她很了解自己的情況,不可能被他這樣的男人愛上,會愛上她的她一個也不喜歡。

他是個很離譜的男人,其實認識他已有一段日子,不算是很熟的朋友,那次遊船河他第一次看到她穿上比堅尼的身體,目光集中在她身上,她感到從未有過的興奮。

女友在他旁邊,他居然夠膽用手機傳短訊給坐在對面的她—「原諒我以前低估了你,你的身材差點讓我出醜。」

她看後,目光忍不住在他兩腿間尋找真相。

她拿起瓶裝啤酒喝時,他用短訊告訴他這動作讓他想入非非。

從那天起她不斷收到他的情慾短訊。「今天不停幻想你高潮時的表情。」她收到後恐嚇他會轉發給他女朋友。

「如果你真的想這樣,你就做吧。」他很清楚她不會,她是喜歡收到的。

「你就只會說不會做嗎?」她想不到自己會給他這樣的回覆。她真的想他付諸實行。

「是你主動要求啊!」這男人有一套對付女人的策略,她不會是第一個中招。

與他上比想像的感覺好太多,在他完事的一刻,她覺得自己被他即時忽略了。

最好的感覺與最差的,在這半小時前後感受到。

他的持久力,大抵也是半小時多一點吧。

每隔個多星期,他對她又會重燃慾火。她喜歡在他最需要時問他:「愛我不愛?」

「愛。」他會用身體的動力證明。

她相信這短暫時間的愛是真實的,她親身感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