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朋友妻的歪念


他無法想像自己竟然對她產生歪念,而且愈來愈過分。

他是朋友的妻子,完全不是AV中那種誘惑人妻。他甚至在朋友與她拍拖時反對過,為何要找這種刁蠻的女人做女友。

「刁蠻是需要樣子配合的,以她的長相,必須要性格溫婉。」像她這樣的女人,居然諸多要求,還耍公主脾氣,真的憑什麼。

他對她不存在任何性幻想,並非因為是朋友妻,他認為性幻想是無任何限制的,不過是幻想吧,她就沒讓他有半點歪念。

直到朋友婚後向他訴苦,說她是個性需求十分大的女人。

「拍拖時還好,但她是愈來愈想要,而且不是簡單交了貨便可以,弄得我日間常常沒精神工作。」

他聽到幾乎想笑,一個長得不怎樣好看的女人還要苛索,他覺得朋友太委屈。

「到底她有什麼吸引力?」他忍不住要問。

朋友喝了一啖酒,欲言又止,想了一下才找到合適的語句:「別看她平時這樣,她在上—,是另一個人。」

他不相信,朋友拿出手機,給他播放一段錄音。

不過是只有聲音沒有畫面的做愛紀錄,他聽了不到十秒身體已有異樣反應。

難怪朋友吃不消,這樣一個女人,每晚同,是會讓男人死掉的,平日沒精打采已經很好了。

「這不是最瘋狂的,我當然不會讓你看到畫面,但只聽聲音你也猜得到是怎樣吧!」

他太想把那段錄音一聽再聽,但沒法,只能靠腦袋重播,到朋友家作客時,他望那個惡死的女人,感覺再不一樣。

從記憶中她的呻吟聲再幻想她在上的各種反應和表情,他的身體彷彿要爆發。

太想知道更多,豐富他的幻想,他刻意一次又一次約朋友出來,聽他描述與妻子上的煩惱。

歪念有日會變成現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