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僅一次的出軌


她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都是個賢淑的妻子,是那種男人怎樣也不會存有任何幻想的人妻。

「你丈夫會很放心你獨自出差。」他在頭十句對話中已說出這感覺。

她是與他同一班航機,坐在鄰座的。他很少與鄰座陌生人交談,一切是因為她那份飛機餐。

她點了魚柳,當他打開他那份燴牛肉時,她好像後悔了。

「與你交換吧,兩樣我都沒分別。」他聲明只是提出交換,不是想借機跟她談話。

「你不愛跟陌生人說話嗎?我也不喜歡。」兩人就開始交談了。

他告訴她他剛離婚,他是個連一段婚姻關係也搞不好的男人,做生意的能力也是一般。

她是當會計的,一般不出差,一年只有三兩次派到外地分公司核數。

落機後他給她一張名片,說在這陌生的城市她若要找什麼幫忙可以找他。完全出於好心,他要找女人,在這城市有太多了。

晚上接到她的電話時他有點詫異,她坦白說是想找人傾談。

為了顯示他對她沒有任何企圖,他選擇在連鎖咖啡店見面,咖啡令人清醒。

「你說過我是賢妻良母型女人,我的確是。」她呷了一口泡沫咖啡,脣上沾了一條白色的泡。

「結婚十七年,我知他在外面有過其他女人,沒問題,我只知自己要做個好妻子,我沒對他不起,除了一次。」

十七年她唯一出軌的一次是遇上初戀情人,在不情願下被對方強要了。「他是第一個跟我做的男人,也好,這次已全無感覺。」

他告訴她男人是需要外面的性愛,就算沒做,也想有,他有過不少,最後婚姻也保不住。

「為什麼你要對我說你出過一次軌,是保住秘密太辛苦嗎?」

她搖頭,用平淡語氣對他說:「因為今晚想有第二次。」想出軌的女人,總是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