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簡單女人


他不願再想什麼,也不想再聽其他人的勸告,只想每個夜裏把她抱入懷中,好好睡覺。

他明白自己是在逃避,沒辦法,愛這個女人,還可以怎樣?

夜裏抱她,也不一定得到安寧,她總有要求,讓他無法安睡。

「別這樣,你聽我說,人家好煩!」他要享用她的身體時,她會推開他,提出種種要求。

像她這樣一個簡單女人,為何會有那麼多煩惱要他解決?她爸爸生意失敗不甘心, 再次投資再失敗,已借過錢給他還債,舊債剛辦妥,新債又來。

「他怎樣也是我爸!」她哭要去跳樓,他唯有用他可動用的積蓄替她償還。

她媽媽也不簡單,拿了他給她的附屬卡去消費,他怪責她不好好保管。

「那報警拉我媽呀!報警啦!」她把手機往他手上塞,還按了999三個數字。

算了,可以用錢解決的他也解決了,當然也包括了她的個人消費。

「你一個月自己花的,是一個高級行政人員的薪酬。」一句開玩笑的說話,她把幾個月買的名牌全送去二手店賣,放一張支票在他面前,那數目不到買回來價錢的十分一。

「我以為跟你一起要穿得好一點,給你面子。」

最近她說自己沒名份,不知將來他會不會拋棄她,想有一層樓傍身。「我不是要你的,買了給我,我是想跟你一齊住。」

他其實已所餘無幾,他不是她想像般有錢,只怪認識她時他肯花錢,形成美麗誤會。

他還要供她的妹妹去美國讀書。

她睡時是最可愛的,那張漂亮的臉看不出對男人會有如此多要求。

「我是可以跟男人捱苦的女人。」他聽過她說,這情況真的會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