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多說話


她雖然不是跟很多男人上過,也知道男人應該不會在上說這麼多話。

女人想親熱過後男人可以跟她談談心,不要迅速入眠,但像他般滔滔不絕又確是很惡頂的。

最可怕是他不止在幹完那回事後不停口,是邊做邊說,實在太煩厭。她認為一般男人與女人做愛時是很難心分二用的,所以都是默默耕耘,埋頭苦幹,就算要他們同時照顧女人的兩邊乳房,也未必個個能做得到。

偏偏他就是很多說話,他應該是萬中無一的。

平時的他反而沒太多話說,總括來講,他被認為是個少說話的人,不知為何,脫光衣服在上活動時,像開籠雀一樣。

如果第一次上他便這樣,恐怕她不會與他有第二次。他是逐點逐點增加說話的內容。

初時他與她親熱時,只會集中說提高情調的話,例如問她這樣舒不舒服,那樣她喜不喜歡,他不至於問她他勁不勁,是不是很厲害。

漸漸他邊做愛邊談私事,像工作上遇到的那些事情,後來變本加厲與她討論時事。

「你不覺得做這回事要集中點嗎?」她某程度上表示過不滿。

「分散精神,可以持久一點。」他以這作理由,為了讓過程長久些,她容忍過。

她發覺這不是真正的原因,他絮絮不休與持久力無關,他只是喜歡如此。

不斷說話應該增加了他在上的快感,平時不太愛說話的他,在上得到了釋放,他才可以暢所欲言。

說話帶來的快感,有可能比肉體上的刺激更令他享受。初時他還在意她是否在聆聽,希望她給他多點反應,哪怕只是一聲「嗯」,已經很好,現在他竟然像在演說,大聲地自說自話。

「可以關上燈做嗎?」她要求。

熄燈後,她戴上耳塞,保持上耳根清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