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來興奮的體香


他最愛用鼻孔貼在她身上逐吋逐吋地吸,讓她不同部位的體香,一點一點地進入他的神經,享受不同程度的興奮。

她不是一個美人,身材像個沒長高的中學女生,從任何角度看對男人來說也不算吸引,唯一有看頭是她有一對不成比例的大乳房,掛在矮小的身軀上,雖然有點怪,穿緊身衣服或低胸裝時,會引來男士們的目光。

她的樣貌太普通,普通到如果失蹤了去警署做拼圖,有可能拼不出來,她面上甚至連一顆特別一點的痣也沒有,所以她必須靠特別的髮型才令她容易辨認。

他對她的瘋狂來自她的氣味,對他而言,簡直就是一種催情劑。 但其他男人肯定沒有他的反應,他叫男人嗅過她剛脫下的衣服,他們不認為她有體臭,但那混了化妝品香氣的殘留體味,沒讓他以外的男人有任何興奮。

他是例外的,可能是世上唯一會對她體香難以自控的男人。

就是因為她,他分辨得出人應該是整體有一種獨特氣味,而每個部位也因為構造和功能上的差異,有各種分別,例如胸部會有令他最大反應的乳香,他的鼻孔沿那豐滿的曲線游走時,甚至嗅得香味也會隨曲線變化。

在他之前,她不敢想像有男人可以為她的肉體如此瘋狂,她什麼也不用做,只需要被他在身上各處緊貼深呼吸就是。

她覺得很怪,初時忍不住笑,但被他的認真和投入感動了。她聽他坦率形容過在她身上尋到不同氣味帶來種種反應之後,她被感動了,漸漸也喜歡各處被他深深吸──「但切勿在敏感地方大力呼氣,癢死了!」

「有一天,你鼻孔不靈,你便不會再愛我。」她告訴他這種憂慮。

「人的視覺、聽覺,都會因年紀大變差,嗅覺好像沒太大分別。」他安慰她。

有件事他沒說,他是知道會有一天,他鼻孔在她身上嗅到的,是再不能帶來興奮的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