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路人與過來人


雖然是偶然路過,還是會被她歇斯底里的聲音把注意力吸引過去。

「我要你現在出來!立即出來!十分鐘你不來,你一定後悔!我會要你後悔一世!」她向手機大喊,然後收了線。

他很清楚她之後會怎樣,如他所料,她大哭大叫,沒等夠十分鐘,她又打電話了。

「你現在給我滾出來呀!我要死了!」對方顯然沒被她威脅到。

「我求你出來跟我講清楚好不好?我有什麼及不上她!?你為什麼不要我?」對方也應該沒回答。

「我真的會死的!」她躺在地上,後腦猛烈撞在地上。

他聽到頭骨與石屎地的碰撞聲。

「你好狠心,你不理我!」她無論怎樣大哭自殘,對方也沒回應。

「喂!喂!喂!」她叫了十幾聲才確定對方已收線。

她徹底崩潰,像一灘爛泥般黏在地上,連動一動的一點力也沒有。

她的哭聲很淒厲,帶點恐怖。

他走近她,站在她身邊,低頭看她。

被陌生人這樣看,她不得不收起眼淚,爬起來,用充滿防的語氣問他:「你望什麼?」

他想了數秒才告訴她,說她的男人今晚和可見的未來都不會再出現,勸她還是死心好了。

「關你什麼事?」

他說的確不關他的事,他不過是過路人,恰巧也是過來人,才多事過來說幾句。

「你的女人也這樣不理睬你嗎?」她以為他也是一個感情受害者。

「不。」他搖頭,「以前也有女人這樣哀求過我出來,以死威脅,但我沒出來,她真的自殺死了。」

「你很後悔吧。」

他又搖頭,告訴她他沒後悔過,那女人是白白死掉的。

她聽完之後,與他談了近一小時,心平氣和走了。他騙了她,那女人的死,他真的一世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