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法接受的人


「我真的很喜歡你,請問,我們可以在一起嗎?」她羞怯得低下頭,但沒法改變他對她的厭惡感。

「當然不行,妳死心吧。」他語氣決絕,因為相信這世上只剩下她一個女人,他也寧願變成男同志。

儘管她的聲音是嬌滴滴,她的外形如男人般粗壯,她不算肥,但整個人比他大一碼,就似是一個小女孩的靈魂走進了一個男人的軀體。

她穿得很女人,這才叫他反胃,他認為她作男性打扮會好一點,也提議過,但沒被接納。

作為一個朋友是可以的,她偏偏要向他坦白,這行為實在太沒禮貌。

「我不想失去妳這個朋友,今天就此結束吧。」不得不再決絕些。

她雙目含淚,問她有什麼不好,令他沒法接受。

「這還用問嗎?照照鏡子就可以。」他無論多決絕也說不出這話,但這是他真正的心裏話,千真萬確。

不回答已是一種回覆。她哽咽說:「我知自己配不起你,可是就沒法把你在我腦中洗掉,我試過把你當朋友,但不行,我每晚做夢都是與你擁抱、接吻,甚至──」

「不要說下去!」他立即叫停她,否則她會講更令人作嘔的話。

「是因為我的外表與你不襯嗎?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死心的答案?不,我是不會死心的。」

他知道說什麼也沒用,他今晚還有一個重要的電話,所以起身便走。

「不要追上來!」他不忘喝止她。

回到家裏,定一定神後,他打了一個電話,給他的女神。

「妳想好了沒有?妳會不會接受我?」他問電話另一端的人。

「對不起,昨天我有句話不好意思說出口,但現在一定要說,你太醜樣了,超出我的接受範圍。」對方一點也不留情。

沒法接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