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壞男人


她明知他是有目的,仍然與他保持來往。

「我有男朋友的。」一開始便開門見山,他的回應也坦白:「我也有太太。」他還帶着奸笑。

他的話永遠帶着性暗示,其實可以叫做性騷擾,只要她不阻止,他便愈說愈大膽,例如先會談論她的衣著,再讚她的身體各部位,他很聰明,很少說她敏感部位性感,他會讚她的小腿、耳垂、後頸、手指,她覺得與他一起時他看得她很仔細,仔細得像把她全身上下掃瞄,他的目光有時刻意停在她身上某部位,她會感到那個位置受到一陣電流刺激,令她興奮。

他的眼睛不斷在她身上開發興奮點,她的男朋友不同,從相識到現在,只是集中在她的兩個部位。她的確有一對驕人的乳房,還有令人想入非非的屁股,但她還是很喜歡有男人欣賞她的其他部位。

在親熱時,她也向男朋友提過可否也「照顧」一下她身體的其他地方,他也只是應酬式碰碰,沒帶來半點快感,反而被那個壞男人看一下,那些部位便如觸電般,下身也出現強烈反應。

每次那心懷不軌的他約會她時,她都想拒絕,最後不知為何在他一番好聽說話之後又答應了。

他會帶她去一些她男朋友不會帶她去的地方吃飯,他還說這些地方他是不會帶太太來的。

「好想做壞事,就是沒有人願意跟我做。」他真的在她面前脫下西裝褸,在深夜跳進海中,還叫她一起跳下來,她當然沒做,但心裏其實很想。

她早有心理準備他會對她提出肉體上的要求,他遲遲沒有。她想像不知多少次被他玩弄着身上每一吋地方,把那些地方都變成興奮點。

「其實身體每個地方都可以是G點的。」他會突然這樣說,她同意到不得了。

這晚他送她回到與男友同居的地方門外,她忽然說不想回家。

「想去什麼地方?」他問。

「時鐘酒店吧。」平時保守的她居然這樣提議。

那個壞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