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麗的逃避


她躺在他身邊,睡衣的吊帶已從肩膀跌下,大半乳房露了出來,其他男人看到的話,早已撲到她身上,盡情享受。他卻完全沒有動靜,下身不給他半點反應。

「不想要嗎?」她輕聲問,其實已不用問,身體語言已告訴她。

「今天很累,明天又要早起。」都不是真正的原因。以前他無論多忙,就算晚上在工作,中間休息一下時,也要與她來一次。他更對她坦白過,在追求她之前,腦袋裏早就想跟她上牀。

與她第一次有肉體關係時,他根本是停不下來,要完又要,第二天明明要上班,他打電話回公司拿了病假,只為了與她繼續在牀上尋歡。他體力耗到動也不能動,他心裏還是想着要她。

他是最需要她的男人,從他的行為可以完全讓她感受到。

她是個所有男人都會同意的美女,不單樣子漂亮,身材也出眾,連女人看到都會喜歡。雖然到了中年,她還是很有吸引力,在街上引來不少目光。為了他,她只做一個普通女人,選了不需要努力的工作,可以讓自己有多點時間與他一起。

那麼多男人喜歡她,他問過她為什麼要揀他,她的答案居然是:「因為覺得你比其他人需要我。」她就是這樣一個女人。

她也許是沉醉在他對她的需要之中,他曾經分分鐘都想要與她做那件事,在公共場所也大膽地做過很多次,每次都充滿了刺激。她是邊怪責他邊迎合的,「沒男人會像你這樣瘋狂。」

她的身體告訴他她在這方面得到極大的快樂,從被動漸漸變成主動,慢慢學會要求他如何給她更大的快樂。

一切本來是向好的方向發展,他開始發覺出現一點轉變。他在她身上得到的快樂好像逐漸流失,起初只是沒有以前那麼興奮,後來是需要想着另一些沒她那麼漂亮甚至是醜的女人才能得到身體的反應。

他已經要假裝得到高潮,與她的性行為變成一種服務,是對伴侶的責任。

今晚,他不是第一次逃避。

對美麗的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