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只有一個她


與他拍拖開始,她便排斥他身邊所有的人。他本來有幾個好朋友,每星期至少見一次面,不是打波便是喝酒。「妳不要跟着來,都是一班男人,而且他們的女人也不會出現。」他勸過她,但她還是死要跟住,「我怎知你們是不是去滾?」

她的出現,令一班朋友說話時「就住就住」,沒有以前那麼盡興。她也全程黑口黑面,時不時指住手腕上的錶。「你們趕時間先走吧。」朋友對他這樣說。

「為什麼每次出來喝酒吃飯都是你付錢,他們是奉旨嗎?」他解釋以前他的收入較少時,都是朋友替他付錢的,她仍一臉不高興:「以前幾錢一枝啤酒呀,現在你們去的地方都高級了很多啦。」

她逐個批評他的朋友,說這個沒教養那個沒品格,他只要說過一次她比他更清楚誰欠他多少錢。為了霸佔他,她在他經常約朋友的晚上訂了演唱會的門票,或者買了戲票,甚至會說要慶祝他們戀愛一百天、二百天。朋友知道他會帶女朋友來,也少了叫他去聚會。

她也排斥他的家人:「你的兄弟姊妹哪個像你般照顧父母的?他們不只不出錢,有事還會向你伸手要。」

「你阿哥是什麼男人?沒本事人又懶。我看不起這種男人,以後不要讓我見到他。」「你家姊是不是有精神病?幾十歲沒男人就知一定有問題。她精神變態的,你沒留意嗎?她吃飯時只會不斷吃同一碟餸,同一個問題,她會連續問我二十次。「我有什麼事得罪了你個妹,她對我不瞅不睬,根本就是妒忌我靚。」

她連他父母也不接受。「你阿媽為什麼故意在我面前提起你以前的女朋友?是否刻意想激嬲我?」「你阿爸說話好大聲,口水花全噴在飯餸上,我以後不要與他同枱吃飯了。」

某天,他發覺以前常常在自己身邊的人全部不見了,已有好幾個月沒見他們任何一個。他的生命好像只剩下她一個。

「你覺得我不好嗎?」她問他。當只有她一個時,他不敢說不好。

生命中只有一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