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求愛的思考時間


「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嗎?」她直接問他,沒拐彎,他真的嚇了一跳。

他認為先講幾句會好些,例如說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對他產生好感,又或者欣賞他什麼地方,他會容易些接受。

面對着她催迫的眼神,他覺得每一秒都很長,壓力愈來愈大。他知道一口答應是最好的,稍有遲疑女人都會覺得有問題,等於把一千萬現金放在你面前叫你無條件拿走,你還要考慮。一口拒絕也是一種做法,乾脆俐落,明知這樣好也於心不忍。他真的需要時間考慮,想過叫她先給他廿四小時,這樣又好像太不男人。

「你要廿四小時幹嗎?」她一定會問,他根本答不出來。假如真的有廿四小時考慮時間,他會先回家洗澡,打開電腦,打一整晚機,把這事忘記,又可能會在第十八小時後找個朋友出來,問問他們的意見,最後決定還是會在最後一刻才作出。

他不敢直視她,壓力太大了。他用眼尾再看她,問問自己為什麼不能一口答應她的要求。

她不是個很差的女人,頗順眼,身材就是普通一點,認識她到現在,不是沒有對她沒有任何幻想,他記得有次她穿得特別暴露,他看到以前他從未看到過的身體部分,產生了不必要的幻想,前前後後還有幾次。

一個問題是她不是他對女朋友要求的類型,與他的幾個前度都不同,他喜歡很聽話的女人,雖然未談戀愛時很多女人看上去都很聽話,拍拖之後會變成另一個人,但他還是較難接受表面像她那麼強的女人。

更大的問題是她至少與他兩個朋友拍過拖,而且聽說之前有更多的戀愛經驗,豐富到他覺得自己難以駕馭。如果真的接受了他以後怎樣帶她出來見朋友呢?這是最難解決的問題。他想她喜歡自己,大概與她之前失戀傷心欲絕他陪她度過有關。「怎樣?你算男人嗎?要想那麼久嗎?」

他的頭更低了。「我替你下決定,先試試一個月,不高興就當沒開始過。好,就當你同意了。」她臉上出現一絲奸笑。

被求愛的思考時間